進入大學後,選擇住在學校宿舍。雖說是宿舍,卻距離駒場校區有1小時之遠,不管講給哪個朋友聽,大家都會給我一個傻眼的表情。不過作為距離遠的交換,宿舍的寮費也便宜的可以,是在東京難以想像的11500円/月。這篇來抱怨抱怨每天單程1小時上學路的種種。

每天早上我需要先搭上公車到吉祥寺站,再從那轉井之頭線到駒場東大前站。這1小時的交通時間,有時能坐下歇息片刻、滑滑手機,也有時一個位子都難求。尤其是晚間6,7點的尖峰時段要是能搶到位子坐,便不用受人群推擠之苦。就像過去日文老師說的,在電車上有位子是天堂,沒位子是地獄。很多事情不實際體驗過真的很難想像,但人擠人的電車真的就是人間地獄。

日本的滿員電車不是都市傳說,而是每天的日常。那些沒有位子坐的日子,我總把包包抱在胸前希望能讓自己有更多自由空間。在搖晃的電車上,雙腳不用施力站穩,周圍的人自然會頂住自己。感受的到旁邊的人的鼻息,看得到從他脖子上緩緩滴下的汗,這大概是我和日本人最近的距離了(笑)

以為在台灣早已習慣下班時間的文湖線,其實不然。在台灣,大家能目送一兩班看似很滿的捷運經過,反正下一班很快就來了。在日本,滿不是一種視覺的概念,而是要用身體去感受的。將包包抱在胸前,背對車門往後踏,覺得還能再退就再退,直到背後強大的壓力讓你止步。

也許這樣的差異反映著台日生活步調的差異吧!來到日本,我走路的速度越來越快,每天查著電車與公車的時間,似乎在被時間追著跑似的。而跑著跑著,經過了好多里程碑,但最近可能視力變差了,終點變得有些模糊…

其他你可能喜歡的文章

RK

哈囉!我們是RK!我們是住在東京的大學生,喜歡唱歌、假日出去旅遊、吃好吃的日本美食。歡迎來用我們的視角一起看日本:)

發佈留言